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资讯

刘奕君:演员伤心伤神还“伤命”

发布日期:2022-01-11 08:24   来源:未知   阅读:

  “厚积薄发”、“大器晚成”都可以用来形容演员刘奕君。2000年入行,大大小小的角色演过不少,包括像《大染坊》这样曾经火爆一时的商战剧,但没人记住刘奕君。直到2015年观众才通过《伪装者》、《琅琊榜》认识并熟悉这位亦正亦邪的“黄金男配”,刘奕君感慨道“都是上天的安排吧,没让你那么早火”。后来的《外科风云》更让刘奕君的这一戏路扎实地延续下来,他眼神中半露半藏的阴鸷透出的全是戏。正午阳光解散艺人经纪业务后,刘奕君也开始参演不同类型的剧目,从民国题材的《远大前程》、谍战剧《誓言》到玄幻题材的《醉玲珑》以及正在热播的《扶摇》等,虽然题材不一、口碑参差,但都是反派的定位,刘奕君始终是全剧的演技担当。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刘奕君直言,“做演员伤心伤神还会‘伤命’”,这是他对于《远大前程》中的角色张万霖太过投入、难以抽离的感悟。正所谓相由心生,这个角色让刘奕君一度感觉自己的样貌都有变化,“很多人找我演坏人,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演正面人物一定会丰富。”

  在热播的古装剧《扶摇》中,刘奕君出演的是太渊国公齐震,一个心思缜密、心狠手辣的试图坐上王位的野心家。不过在应记者要求总结这个角色时,刘奕君笑着调侃说,“国公是坚强和柔软、美貌和智慧并存的一个人。”可见他更愿意把齐震看作一个有个人魅力的角色。

  从其以往的作品看,这类角色对刘奕君来说驾轻就熟,但他在开拍前仍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我把他分成两块,事业上权倾朝野,弑君后从太渊的国公当上太渊的国王。古人做事要师出有名,所以他想得非常周全。他要称王的最大动力来源于,他觉得轩辕王族不足以承载太渊百姓的福祉,而他自己能做到,所以要取而代之。作为一个外族,他可以用自己的阳寿,赌上自己的灵魂和天神做交易,学会御水之术。开始他是为了百姓福祉,但在权力上越来越失控。家庭情感上他是柔软的,女儿是他的软肋,他为什么要杀掉很多贵族,我的理解是他想得到能够延续女儿寿命的软肋甲,我想象他女儿得了寒热病,而这个甲在贵族手中。剧本没有那么多篇幅写到他的家庭,但只要有一两场戏,我一定辐射出最大的能量,把信息量传递给观众。最后,伤他最深的也是女儿,女儿是他的初心,哪怕女儿叛逆,但他始终用她的方式爱她。剧本写了一些他用女儿做交易,但我把这个情节淡化了。”

  给人物写小传,想象人物的前史……是很多演戏走心的演员一定会做的事情,刘奕君也是如此,这已经成为他演戏的一种习惯,“前史想得越充分,现场表演时即兴的东西越多,而且越准确。以前刚毕业时写人物小传,很仔细地写在一个本上,现在都是标注在剧本上。不拍戏的时候,我会到公园跑步,随意溜达溜达,可能就看到路边一对男女,你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的体态、表情可以推想出他们说话的内容,然后这段情景可能就和将来碰到的某一场戏对应上了。很多东西都是在生活中无意发生的,但怎么会发现呢,就是在这一两个月,脑子里总是在想着这件事,寻找接地气的东西,哪怕是古装剧,在现代生活中也能找到。”

  从《伪装者》中的魔鬼导师王天风,《琅琊榜》中城府极深的谢侯爷,《外科风云》中有医德也有私心的杨帆,到《远大前程》中心狠手辣的张万霖,《誓言》中的日本军官……刘奕君的角色大都是亦正亦邪的反派。其实正派或反派都不难演,难的是演出人物的灰色地带,刘奕君做到了,“我一定会在所谓的反派角色里找到他人性中善良的懦弱的,观众最喜欢看的是黑和白之间的犹豫不定,内心的矛盾,其实每个人每天都在选择,到底是为了利益多一点,还是为了理想多一点。”

  回想起来唯一一个让刘奕君找不到支点的角色就是《远大前程》中的张万霖,因为这个角色就是个没法找补的坏人,“拍摄的两三个月一直在维护这种人性中的恶,我拍戏三天后就开始做噩梦杀人,大概一星期,卸妆照镜子,发现样貌开始改变。就是这部戏让我发觉做演员伤心伤神还会‘伤命’。我演了一个坏人,居然零差评,很多人还觉得特别酷。为了让观众相信这种外化是真实的,我要让自己有心理依据,才能稳固住这种外化。我做的每一件恶事都是发自内心的,我去杀人都是信念感极强的,心力交瘁。我选择了这样一种表演方式去演这么一个人,浮夸的幅度越大,心理越要饱满,所以很累。表演有一种叫体验派,真是体验到内心的喜怒哀乐,才能演出来,这样演最保险,观众会相信你。如果用技巧,观众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仅反派演得出彩,刘奕君少有的正派角色同样体现出过硬的演技。“我当年在《父母爱情》中演梅婷的姐夫,一出场是刚解放,再出来是‘文革’前夕,最后出来是‘文革’结束。也就是说,我每次出场都要演出之前十年被镜头省略的经历,从二十八九岁演到六十岁,三十年的跨度,需要调动自己的阅历和积累去精心选择每一种情感如何释放。”刘奕君回想起压力最大的一场戏是,当摘掉帽子平反后,他要把十年的委屈发泄出来。比如,他复姓欧阳,但下放到一个岛上,渔民都叫他老欧,作为知识分子就是这一字之差的委屈,“补录台词时看摘掉帽子那场戏,我第一次看自己的戏感动哭了。”刘奕君非常庆幸能演这个角色,不在乎戏份不多,而是自己的完成度特别好。

  在入行后的很多年,刘奕君一直是戏火人不红。他是第一个到韩国拍戏的中国男演员,搭档“七公主”李泰兰主演了《摩登家庭》,2002年在央视八套播出时比春晚收视还高;2003年在央视播出的商战剧《大染坊》也是荧屏大热,刘奕君是主演之一。“一直不红是上天的安排吧。人也会着急,一身的本事施展不出来,那种隐忍没有一定的定力很难坚持。”2015年,《伪装者》和《琅琊榜》接连播出,火爆荧屏,第一次让大众注意到了刘奕君。随后,他和正午阳光频繁合作,作为良心作品中的演技担当,刘奕君的走红理所当然。“我和孔导(孔笙)认识了快20年,1999年第一次合作,剧叫《人鬼情缘》。后来大大小小的戏合作了八九部之多,他对我也很了解,《伪装者》和《琅琊榜》都是他定好了角色告诉我的。他们给我选择的东西一定是适合的。”

  和国内影视圈的最良心团队合作后,刘奕君选戏的标准自然会有一个准绳,但部部要达到曾经的水准也不现实。“我现在选择一部戏,首选制片方、团队,包括导演和合作的演员,然后是平台发行方。只要是在两三百场以上的戏,我几乎看大纲就敢接。《琅琊榜》只有一百多场戏,没有一场戏是浪费的,都有能量辐射出来。所以,你给我三百场戏,我肯定能演好呀。”圈中很多如刘奕君般的实力派演员都明确表示不太愿意接拍或玄幻或架空的作品,因为找不到人物的根基。刘奕君倒是没太多顾虑,无论多么悬浮的角色,他总能通过整容般的演技让人信服,“摸不着历史脉络,只能靠想象丰富角色。”针对这类作品中“流量型主角+实力派配角”的固定套路,刘奕君表示确实也能把年轻演员的演技拽一拽,“谁都是从年轻过来的,那个年纪没法演得特别复杂,但他要很认真、很努力地演,我会全力配合。我始终认为,演戏不是PK出来的,演戏是搭出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